爱了十年最后他不属于我

互联网 0
导读:口述小蛮25岁银行职员早春的雨很冷,小蛮就选择这样的雨天打通单身妈妈热线。正式约见的时候,她穿白毛衣、石磨蓝绣花牛仔裤和棕褐色牛皮鞋,衣着似乎普普通通,可细心看一下,才发现都是日、韩的名牌。我到的时候,她塞着耳机在听CD,眼眶有哭过的痕迹。我问她听的是什么,
口述小蛮25岁银行职员
早春的雨很冷,小蛮就选择这样的雨天打通单身妈妈热线。
正式约见的时候,她穿白毛衣、石磨蓝绣花牛仔裤和棕褐色牛皮鞋,衣着似乎普普通通,可细心看一下,才发现都是日、韩的名牌。我到的时候,她塞着耳机在听CD,眼眶有哭过的痕迹。我问她听的是什么,她说:“《十年》。”
关键句
我觉得他仰着头修空调的样子特别好看,额上汗津津的,表情专注。
⒉我扑过去打他后背,然后抱住他哭了。
这个似笑非笑,有意在我面前炫耀他新恋情的人是我的和平吗?我们曾经多么相爱啊。
他掌心的宝
独自去做人流的那天,我躺在弥漫消毒水味道的手术台上,感觉到冰冷的器械打开我的身体。我想着自己背叛了亲情,抛舍了更好的前途,像飞蛾扑火一样燃烧在爱情里,却落得这么个结局———爱了我十年的和平,把我当作小小女神捧在手掌心的和平,说要守着我一辈子的和平,选在我最脆弱的时候移开了他的肩膀。
往事一幕一幕,我忘不了。
15岁,我眼里只有重点大学每天只顾埋头做功课。在追求我的小男生纷纷打退堂鼓的时候,只有和平留了下来。那种暗恋,丰盛得我无法不感觉到。他每天为我画像。他的画布、草稿纸、数学作业本的底页,有上千个“我”在喜怒哀乐。油墨重彩画出来的“我”是漂亮的,铅笔寥寥几下构出来的“我”是清纯的,圆珠笔描出来的“我”是调皮的。毕业那天,他说要送我礼物,我打开那个装满“我”的纸箱,感动得哭了。
18岁,我考到上海,他留在沈阳两个城市天南地北。他抓住所有假期往上海跑,坐那种硬座的火车,有时候没有座位,他就铺张报纸坐在过道上。他没有钱,我们常常站在街头合吃一客普通的牛奶冰淇淋。他给我买做工粗糙的绒线小娃娃和藏银戒指,我都当作至宝。外表硬朗的他心思细腻,平时他会寄手写信给我,白色信封里装满了浓情蜜意。所有这些,在我眼里浪漫得一塌糊涂。
20岁,他熬不住对我的思念,决定放弃学业来上海找我。他说,在民办大学,以他的专业就算读出来也不会有什么发展,还不如从现在开始创业,社会总归重视有本事的人。于是他决然来到我身边。
22岁我们同居了。女友们说,和平对你太好啦。是真的。走在起风的街头,他会自然而然脱下外套包住我;我爱吃红烧肉,他就每周做一两次给我吃,手艺特别好,我的味蕾因此对他产生了依赖;我洗完澡,他会耐心地往我腿上抹橄榄油,连脚趾丫都不放过。他会修理几乎所有的家用电器,我们住处的抽水马桶、抽油烟机、热水器都是老旧的,我用不来,但到他手里就会被调理得服服贴贴。我觉得他仰着头修空调的样子特别好看,额上汗津津的,表情专注。我想,我是爱他的,不是因为他有多少钱,不是因为他有多帅,而是因为他对我好。
背叛亲情选择他
爸爸妈妈是不允许我和这样一个“穷小子”恋爱的。
但又能怎样呢,年少的爱情是火焰,风越大就燃烧得越旺。我带他回家过,爸爸妈妈视他如空气;家里的花园里姹紫嫣红,和平却很沉默。爸爸的书房,随意摆放着名贵的古董。后来,和平跟我说:“你爸爸懂古董吗,那算不算是附庸风雅?”
爸爸对我说:“爱情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你被冲昏头脑了。”
我想,我是真的被冲昏头脑了。为了和平在一起,大学毕业后,我留在了上海的一家外资银行。当时,系里保送我读研究生,我放弃了;爸爸要送我出国深造,我不同意。如回沈阳老家,凭我的专业成绩,加上爸爸的关系,我会有很好的工作,但是为了和平,我统统割舍了。在上海,我们租的是普通的民房。和平的自尊心强,我不能动用爸妈给我的钱。当我往窗外的竹竿上晾衣服的时候,在拥挤的公车上闻着别人汗臭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想哭。在沈阳的家,我们住的是当地最好的别墅,我上学有专门的司机接送,我从来没有动手做过饭。
我身边同事的恋爱,不少有空就相约一起去旅行,周末去看大片。但是我们做不到。和平的父母是郊区的菜农,他微薄的薪水要拿一部分邮寄回家。女孩子爱美,我喜欢买衣服也喜欢给他买衣服,但他看见我拎着购物袋回家就不高兴。不知从哪一天起,我开始留意他的脸色,怕说错话,怕他说我不懂事。买了衣服,明明是800元,我会说打折淘来的,120元;打车回去,我会提前下车,跟他说是坐公车回来的。
有时候我也会想,我的梦想呢?我不是该流连在巴黎大道上,说着流利的外语,和来自欧美的同学谈笑风生吗?我不是每天醒来就看见桌子上有一大瓶新鲜的白玫瑰或马蹄莲吗?我不是该身穿晚礼服在舞池里优雅地旋转吗?我不是该开着自己的跑车在绿色无垠的原野上兜风吗?
1 2 3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