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少妇沦落为小姐的真实历程

互联网 0
导读:我叫彩芬,今年28岁,已婚,有个五岁男孩,家住贵州某县,在江苏已呆了三年,目前在一家美容店打工。只要有钱,可以说我现在什么都干。下面介绍的是我这几年的生活经历。转转 
我叫彩芬,今年28岁,已婚,有个五岁男孩,家住贵州某县,在江苏已呆了三年,目前在一家美容店打工。只要有钱,可以说我现在什么都干。下面介绍的是我这几年的生活经历。 转
               转
洗碗擦桌 守身如玉 转
               转
99年春天,经同乡姐妹引荐,我来到苏南,开始在市三环路某饭店干洗碗擦桌的活儿。工钱不多,每月四百,中晚两餐吃老板的。开始工作很安心,因为我原在家乡种地,活儿很累,也很少看到现金,除了丈夫干泥瓦匠的工钿。 转
               转
            但不久,估计有三个月,我的想法变了,最初起因是不平衡,或者说是妒忌吧。同样是女人,她们只要陪酒说笑,让人家摸摸奶子、拧拧脸蛋,铜钱就挣得比我多,而且穿戴光鲜,用不着干粗脏的活儿。她们收入的主要来源是小费,一般是十元五元,积少成多,一个月的小费也很可观。饭店老板由于这种特色服务,一桌酒菜的价格往往翻了一倍,反正开发票算在公家头上,顾客也不计较,所以皆大欢喜。如果顾客有进一步要求,我的那些同事也愿意效劳,价钱嘛,一般在一百多元左右。顾客讨价还价得厉害,八十元也可成交。由于有了此类的增收项目,因此,每天车子路过,我的小姐妹就像过节似的,欢蹦鲜跳地迎上前去,甚至站在马路中央,缠着车主,敲着玻璃窗,一个劲地喊:老板吃饭老板吃饭!积极性十分高涨。 转
               转
            越是讨顾客喜欢的,越是酒量大的、面皮厚的,饭店老板越喜欢,有时也搂搂抱抱,像食客那样爬上了厨房后面的钢丝床,当然他用不着花钱。由于使用频繁,钢丝床吱吱咯咯,中间凹成了一个坑。有些上了钢丝床的小姐妹得意忘形,简直误认为自己就是老板娘了,对我也指手划脚差东遣西。有一次我恼羞成怒摔碎了一只菜盆子 转
            ,菜汤泼了一地,那神经病的样子,老板见了也害怕,赶紧躲了出去。老实说,我年纪虽然比她们大一点,但你看我,你正眼看我,其实也不错。(陆文仔细看了看彩芬,觉得确实不错:身子丰满,眼如秋水,红唇白齿,长发披肩,还有一对浅浅的酒涡。)所以有一天老板色迷迷地说,“我不埋没人才,你要不要脱离厨房,走往前线?”我犹豫了一番,还是拒绝了。我是一个高中生,人要脸树要皮,只要有口饭吃,我尚不至于堕落到这种地步。何况,我和丈夫是自由恋爱结的婚,他来信说,他天天在家想着我,孩子也想着我,我没有背叛的理由,即使为了金钱。 转
               转
            饭店好景不长,连续三个月,被司法部门击中了两次,据说同行妒忌生意红火而举报。顾客光着身子在床上,证据确凿,老板束手无策,处理结果:顾客罚了五千,老板罚了五千,那个小姐妹没钱罚款就被送进了拘留所,关了半个月,饭店则勒令停业整顿一星期。老板苦于没有门路打点,他垂头丧气说,“如果开业再倒霉,饭店就开不下去。”我说,“那我们怎么办呢?”老板说,“你还有身子,我可没有饭店了。” 转
               转
              见缝插针 假情乱真 转
               转
               转
            正如老板所料,一记重拳出击,饭店最后倒闭了,倒闭得很可怜,连房租都付不出,他还因赌博给拘留了10天。树倒猢狲散,我不甘心就这样回家,便与一个要好姐妹合租了一间房子住了下来。房子在近郊,房租每月一百元,不算贵。接下来找工作,可是东打听西问讯,总找不到。不是没有,而是缺乏得力的引荐人,光凭身份证,外地人很难赢得本地人信任。生活无着,每天只好啃大饼油条,有时一袋方便面,一只烘山芋便打发一天。实在没法,卖了一阵水果,刚巧创建国家卫生城市,城管监察队管得厉害,三轮摩托横冲直撞,一次踢翻了我们的水果摊。我还亲眼看见一个小贩的几十条牛仔裤给没收了,心疼得在地上打滚。没有法子,去建筑工地做小工,挖泥拖车、拌混凝土,活儿很重,挑灯夜战时间又长,连我们在农村长大的人都觉得辛苦。工资又不高,每月六百元,加班外加。铜钿没赚到,把自己的饭量倒吃大了,饭量之大,二盒快餐才能填饱肚皮。包工头见我们姿色不错,时常讨好,请我们吃夜宵。吃了没几次,我的小姐妹便与他上了床。我很难过,难过她背叛我,当着我的面与他眉来眼去,忘了当初的誓言,难过她仍然装模作样不承认与包工头有关系。所以有一次,包工头含蓄表示了对我的意思,我就半推半就地接受了。我想这也许是出于报复,或者是想多得到几个钱。事成之后,他给了我三百元,又给我买了一套衣服,一双皮鞋,还吩咐会计每月给我们加一百元工资。当时我脸红得很,像做了亏心事,但很高兴,我没想到钱挣得这么容易。而且,坦白说,出门多月,我生理上也有需要,因为有好几次我想回家探望丈夫。 转
1 2 3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