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死那条叫七年之痒的虫子

作者:网友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虫子动作第一步:  让我们忙起来,之后不回家吃晚饭  一转眼,与老公在一起已经是六年了,而那条叫“七年之痒”的虫子也开始蠢蠢欲动。这条虫子无比狡猾,它总以冠冕堂皇的理由让你在最初的阶段对它毫无察觉,然后在你最不防备的时候猛咬
虫子动作第一步: 
  让我们忙起来,之后不回家吃晚饭 
  一转眼,与老公在一起已经是六年了,而那条叫“七年之痒”的虫子也开始蠢蠢欲动。这条虫子无比狡猾,它总以冠冕堂皇的理由让你在最初的阶段对它毫无察觉,然后在你最不防备的时候猛咬你一口。而这条虫子对我们开始动作的的第一就是:让我们为了生活能更好一点而忙起来,之后不回家吃晚饭。 
  为了女儿以后教育费用,为了买房买车,为了各自的父母能够从乡下到城里安度晚年,我经过上进修班,经过无数夜晚的挑灯面对电脑,终于在一家收入不错、压力也不小的影视公司找到了一个影视文案的工作,而老公则进入一家IT企业做主管。 
  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尽量赶回家吃饭,休息日与家中幼女及老母出去游游公园,逛逛商店,爬爬山(这是我们以前的生活模式)。但事情总是有发展的,比如那一天,我赶一个节目实在赶不及回家吃饭了,于是就打电话回家,很内疚、很温柔地对老公说:“对不起,亲爱的,我实在赶不及回家吃晚饭了……” 
  又或者是老公,他如果加班不能回家吃饭,也一样满怀歉意地打电话给我以最温柔的态度请假,我呢,当然是很通情达理地同意了。 
  慢慢地,电话中的温柔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通知式的口吻。再然后,是等到吃饭的时候不见人,在家里的那一个打电话去问,才知道一个在外面吃饭,什么时候回来还不知道
虫子动作第二步: 
  让我们同床睡觉,却不再交流 
  “累死了,累死了”,我和老公通常是后脚还没踏进家门,嘴里已“哎哟”连天,然后将包一扔,倒头便睡。心里对女儿可怜兮兮的神情有一点感触,但总是对她说:“等爸爸(妈妈)闲下来了再陪你玩!”而对彼此,因为都忙,便觉得不用解释什么了。 
  再忙再累,也有空下来的时候,那个时候,身边人或者不在身边或者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想聊聊天,可终于还是作罢:人家正忙着呢,这些话留待以后再说吧;或者,好不容易有一场安稳觉,就让人家睡吧! 
  有一天,我实在是忍不住,很想与两个月没有正经聊过天的老公聊一聊,时间是夜半两点。我趴在他耳边叫他,他嘴里“嗯”了一声,平滑的呼吸声又响起来;我只好用手推他,他动了动身子,嘴里含糊道:“别闹,我困得要死!”我不甘心,呵他的痒痒(他平时最怕的就是这个),他立马坐起来,恼火得要命,大声嚷嚷:“干什么嘛?不看看时间,深更半夜的!”我恳求:“老公,我想跟你聊聊天!”他更大声了:“聊你个头,谁家深更半夜地聊天?”我嘟囔:“我们都两个月没好好说过话了!”他的语气和缓下来:“那聊点什么?”我说:“随便吧!”他说:“嗯,你先说!”我便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公司的同事,乡下的父母……自言自语的我在二十分钟后才发现,我亲爱的老公,已经又沉入香甜的梦里。
  我愣在那里,不能再入眠。以后又发生了几次这样的事情。我对他很不满起来。我对着睡梦中的他说:“好,算你狠,以后你甭想我开口跟你说话!” 
虫子动作第三步: 
  在彼此不再开口的日子,让我们视外面的一星半点儿温情为救命草 
  我说到做到。老公开始没觉得什么,因为不是他忙就是我忙,到家往往一个已经睡了,家务和孩子也有精明能干的婆婆管着,基本上,我们如果不是需要心灵或者身体的交流,没必要非讲话不可。 
  这天早晨,我起床上班,发现钱包里没有一块的零钱了(我上班坐投币冷巴)。在以前我会问老公要,但这天早上,我却只能敲卫生间的门,问婆婆要一个硬币。一里一外的对话被已经醒来的老公听得清清楚楚,他连忙说:“我钱包里有啊!”我只当没听见,一直等婆婆出来,在她那里拿了一个硬币,上班去了。 
  老公还试着主动跟我讲了两次话,我最后那次差点忘了自己的誓言,要回答他了,就在启嘴的那一刻,才猛然记起那些一个人说话的黑夜,我的嘴便紧紧地闭上了。 
  有了这么几回,老公自然地不再开口跟我说话。 
  人最难忍受的就是心灵的寂寞,而在深圳这座节奏快、压力大的城市,我们尤其渴望关爱与温情。我开始与我公司里那个一直关心我的独自在深的有家男士关系密切起来。 
  老公的工作,因为成天挂在网上,这段日子,他开始与一个上海籍在深的女性频频在网上聊天,并通电话。 发现那个女人的存在很偶然。有一个周末,我们都难得地在家。他去家门口的足球彩票投注点,手机忘了带。电话里那个女声一听到我的声音便不讲话的时候,我本能地产生了怀疑。然后,我看到了手机上无数的甜得淌蜜甚至很露骨的短信,这才知道,他网恋了,并与那个女的见过面了。
1 2 3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