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女人的三种爱情

互联网 0
导读:为什么男人已婚还要找我取暖  倾诉:茉茉  整理:可可  倾诉地:咖啡虫  我的几段感情都不太顺利,每次交往到一定程度,开始向往婚姻时,总有各种原因打破我的期望,我不知道是我缺乏爱的能力,还是运气不好,总是遇人不淑。

为什么男人已婚还要找我取暖

  倾诉:茉茉

  整理:可可

  倾诉地:咖啡虫

  我的几段感情都不太顺利,每次交往到一定程度,开始向往婚姻时,总有各种原因打破我的期望,我不知道是我缺乏爱的能力,还是运气不好,总是遇人不淑。29岁的女人还能有遇见真爱的机会吗?

  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

  从中学到大学,我一直不乏爱慕者。可我总觉得同龄的男生都太不成熟,不是只懂得耍酷的绣花枕头,就是只会读书不会体贴别人的书生。我对自己说:“我的男友一定要让我仰视。”

  大四下学期,我在一家广告公司实习,带我的是大我两届的师兄严。我们在学校时就相识,他一直对我不错。

  公司刚好接了一个大案子,严是执行人之一。每天他都忙得昏天黑地,有时甚至熬上几个通宵。

  初来乍到的我被分配的工作只是打字和整理文件,我很郁闷一直没机会表现。

  一天,师兄把我叫到办公室,原来我把合同上的金额打错了,少了一位数。严劈头盖脸训了我一顿,不过是一个数字嘛,至于吗?

  严看我不以为然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我哭着走出他的办公室,对于我的反应,他也慌了,连忙发消息、发邮件向我道歉。

  我没有理会他,而是一味地顾影自怜。晚上,严约我吃饭,我们谈了很多,我也知道了他的不易。

  要是没有这次风波,我和严可能就像两条平行线,永远不会有交会的一天。

  那次之后,我心中情愫暗生,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看着他忙碌的背影,谈判时的游刃有余,我觉得男友就应该是这样的。

  当仰视变成平视

  师兄妹的爱情故事在我和严身上重演了。毕业典礼那天我们正式在一起,我永远记得是6月22日。

  为了不被别人说闲话,我应聘到了另一家广告公司。公司正在起步阶段,我一去就被委以重任,我暗下决心不能辜负老板的期望。

  那一年,我学会了拜访客户、独立策划案子、提案、协作执行。所幸,有严的技术和精神支持,我进步很快。

  但渐渐地我发现,我已经不再像从前那么需要他了,他对我的有效建议也越来越少。

  记得有一次严问我:“你一直说需要找一个让你仰视的男人,可是如果有一天我不再让你仰视,你会不会离开我?”

  面对表情严肃的他,我竟一时不知如何作答。严从我的沉默中得到了答案,我想他大男人的自尊心一定很受伤。

  严的问题我不是没有想过,只是我不愿意让自己面对。结果逃避问题的我还是逃不过分手的结局。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已经习惯了没有他的生活,或许对我而言,用这种方式结束爱情伤害最小。

  电台主持声音的诱惑

  鹏是在朋友聚会上认识的,他温文尔雅,说话总带着那种让人无法拒绝的魅力,听他说话本身就是一种享受。

  鹏轻易从人群里看到了我的落寞,主动和我攀谈,并要了电话。

  鹏原来是另一个城市的电台主持人,弃文从商后来了厦门。迷人的声音对寂寞的女人来说是一种致命的迷幻剂。

  他的电话我无论多忙总会接听,为此,我把他的电话设为特别铃声。我甚至忘了问鹏是否有家室,就这样不可自拔地陷入了他温柔的陷阱。

  成年人的暧昧有时不仅仅是相互取暖,因为鹏的关系,我的接触面和事业机会逐渐扩大。

  我越来越喜欢这个让我仰视的男人,偶尔我也会情不自禁地想像和鹏的未来……狡猾的鹏从不谈他对我的感觉,只是频频用格外呵护的举动和眼神表情达意。

  第四种关系无疾而终

  鹏没有许诺过我什么,我也不愿意表白真心,两个人乐此不疲地玩猜心游戏。若不是在他车上发现一本杂志,我们的游戏还会继续。

  那次,他来接我一起和朋友吃饭。我一上车就发现在车后座上有本杂志,杂志的名字让我心里紧了一下——《妈咪宝贝》。我刻意用很随意地语气问他:“你女儿今年多大了?”

  “你怎么知道我有女儿?!”鹏表情疑惑。

  “我不知道啊。”

  “你套我!”鹏很生气,但很快他也觉得自己没有道理,想解释些什么:“我……”

  “没事啊,随便问问而已。开车吧。”

  第一次觉得20分钟过得如此难熬,心中不时钝痛,但我不允许自己把这些写在脸上。

  那之后的一段时间,我们没有联系。

  一次饭局,我见到了鹏的太太。气质不俗,身材姣好,岁月没有在她脸上留下过多的痕迹,她比同龄人年轻五岁以上,只是眉宇之间总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哀伤。
1 2 3 4 5 6 7 8 9
相关热词搜索:恋爱 婚姻 情感 两性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