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一见钟情的他,他却把所有遗产留给小三

作者:网友 来源: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嫁给一见钟情的他,又为他生下一儿一女,沉浸在幸福中的玉芳(化名)却因为一通电话,意外地发现老公在外边还有一个家,而那个家的女主人是
嫁给一见钟情的他,他却把所有遗产留给小三
嫁给一见钟情的他,他却把所有遗产留给小三
嫁给一见钟情的他,又为他生下一儿一女,沉浸在幸福中的玉芳(化名)却因为一通电话,意外地发现老公在外边还有一个家,而那个家的“女主人”是老公的初恋情人。
面对背叛,她本想用忍耐、宽容和时间来成全这个家,怎奈丈夫却用自杀的方式来结束了自己的左右为难。更让她意想不到的是,丈夫自杀前,留下了一份遗书,把所有的财产以欠条的方式给了初恋情人。
9月25日下午3时,家住吕梁市的玉芳(化名)来到了山西艾伦律师事务所。面对律所主任王志萍律师,玉芳含泪诉说了心中的悲痛与气愤。那么,他们三个人之间有着怎样的爱恨纠缠,玉芳丈夫的遗书是否具有法律效应呢?
本报记者带你一探究竟。
讲述人
玉芳女30岁
我的婚姻经历就和小时候猜“竹篙”的谜语一样:“在娘家青枝绿叶,到婆家面黄肌瘦。不提它倒也作罢,提起来泪洒江河”。
我出生在吕梁市一个小乡村,2008年的春节,县城一个朋友到我家拜年,并提出给我介绍个不错的小伙子。元宵节那天,借着去县城看“红火”,我见到了冯涛(化名)。
我这辈子也无法忘记我和冯涛的第一次见面。冬过六九,春意融融,我一边帮着几个小女孩扎头发,一边等着他的到来。突然,院子里响起一声洪亮的问候声:“都在热闹着呢?”话音刚落,一个挺拔的身影走进来,相貌算得上英俊,寸头、西装,整个人显得干净利落,当时,我一下就被他吸引了……
很快,我和冯涛就开始谈婚论嫁,当年中秋我们就举办了婚礼。可幸福却没有如约而至,结婚没有多久,细心的我发现,他在家的时候经常是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因为我话少,所以我们两个人的交流少之又少,即使有,也全是些家务琐事。
冯涛是见多识广的大学生,而我却高中还没毕业。我知道自己和他在性情、知识、经历方面都有很大落差,所以我只能是在生活上、家务上多关心他,多替他分担,减轻他的压力。他所在的单位收入不错,工作节奏也不紧张,他们同事经常在一起打扑克、麻将,听他说金额也很小,就是凑热闹、玩高兴。
我们刚结婚时,他有意无意间说过,特别讨厌女人控制老公,当时我就记在心里了,所以既没有要求他经常陪我,也没有隔三差五电话查岗,更别说是要求他把工资交给我掌管了,就连家里的开销也是他每月估摸着给。
我们住的是他们单位分的福利房,婚后又添置了一辆车。县城里生活开销不大,所以我从来没有因为钱的事和他吵过。婚后,我如愿陆续生了一双儿女,在别人羡慕的目光里,我也觉得自己该知足了。
然而,如果不是那通电话,我可能还会一直活在自己编织的虚幻的幸福之中。
前年的一天,儿子突然发起了高烧,我要儿子去医院时才发现,家里只有100来块钱。女儿才两岁,把她一个人丢在家我又不放心,那天我破天荒头一回在他上班时间给他打电话,而就是这个电话让我人生的整个剧情翻转了!
他的手机一个女人接的,声音很好听,对方问我是谁,我说是他的老婆孩子生病了。对方淡淡地说,他在厕所。这时,我听见了厕所冲水的声音。很快,冯涛拿过电话,一开口就很不耐烦地质问我,我赶紧解释是孩子病了,去医院钱不够。他语气稍微缓和了些,让我先去医院,他马上就到。
在去医院的路上,我一直想,怎么会在办公室听到厕所冲水的声音?怎么会听起来那么像在住宅呢?老公手机里应该存着我的号,难道屏幕上没有提示吗……我脑子和心都乱得像一团麻。
晚上回到家,面对我的质问,他冷冷地说,不该我知道的事最好别问。我一时语塞。
那个夜晚分外长。夜里,我趁他睡熟了,悄悄从枕边拿起了他的手机,躲在厨房翻看,这一翻看,我彻底崩溃了。手机里电话记录短信、QQ、微信、相片、视频都和一个叫连娜(化名)的女人有关!这对我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我当时浑身颤抖,心就在嗓子眼儿堵着,泪水像打开闸门的河流倾泻而下……
真相永远是残忍的,我终于知道了,冯涛也承认了,他和那个女人是初恋,发现对方怀孕后到谈婚论嫁时,由于女方要求的彩礼过高,谈不下来,连娜狠心打掉胎儿,他赌气之下发誓要娶一个不要彩礼的,后来就有了托人提亲、和我结婚的事。
冯涛和我结婚后,女方家后悔了,而连娜也知道木已成舟,想挽回很难,但他们俩一直来往密切。当我知道了这一切时,我痛不欲生,但一双年幼的儿女让我难下决心,娘家人面前我难以启齿,只能咬着牙忍,强装幸福,心里却每天如刀割般疼!我告诉他我绝不离婚,他必须和连娜断绝关系
相关热词搜索:遗产
猜你喜欢
 
 
老照片
随机推荐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6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